歡迎您來到遊藝風官方網站!
遊戲直播版權到底歸誰?這一輪頭騰大戰可能不太簡單

近日,腾讯游戏发布了《腾讯游戏关于直播行为规范化的公告》,呼吁各平台机构和主播合法进行腾讯旗下游戏的直播业务,抵制不良直播现象,维护直播版权。不久后,法制日报報道了腾讯与头条系app“西瓜視頻”关于王者荣耀游戏直播的版权纠纷。从两方市场主体来看,这似乎去年的“头腾大战”在经营业务、内容运营上的延伸,但更多的,是未来直播版权的规范,也许代表着未来直播行业的前进方向。

本文轉載自:文化産業評論(微信號:whcypl)

作者:劉立軒

2019年2月14日,騰訊遊戲發布《騰訊遊戲關于直播行爲規範化的公告》,呼籲對所有基于騰訊所運營遊戲組織、制作、發布直播內容的平台、機構和主播在直播行爲中遵守國家法律法規、政策要求,依法積極配合監管,恪守職業道德,抵制不良行爲。

公告发布四天后,18日,法制日报发表文章,報道了腾讯与头条系視頻app“西瓜視頻”的版权纷争。“西瓜視頻”app在活动策划运营、游戏直播业务中损害了腾讯公司的权益,攫取《王者荣耀》游戏的直播市场和用户资源,违反诚实信用原则和公认的商业道德。广州知识产权法院裁定,“西瓜視頻”的三家相关运营公司:运城市阳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今日头条有限公司、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立即停止《王者荣耀》游戏直播。

綜合來看,我們基本可以看到兩個關鍵詞,最具話題的詞彙自然是“頭騰大戰”,而更深層次、更有意味則可能是遊戲直播版權的行業洗牌。

又一輪“頭騰大戰”?

在头条系的产品矩阵中,“西瓜視頻”一直占据重要位置。“西瓜視頻”一直是直接嵌入到字节跳动的头部产品“今日头条”当中的。2018年,“西瓜視頻”高调上线直播业务。1月份,西瓜直播上线,直播内容将通过西瓜視頻和今日头条分发。6月份,“西瓜視頻”开始招募手游、端游的游戏主播。11月,腾讯公司以侵犯其著作权、不正当竞争为由,将“西瓜視頻”app的三家运营公司起诉。

西瓜視頻的角度上看,这是一次阻击。

在头条系的战略版图中,最重要的是两大部分分别是内容推荐矩阵和短視頻产品矩阵。内容推荐矩阵主要以今日头条app为主,这是头条系起源的主阵地,也是流量分发核心之一。短視頻产品矩阵中包括西瓜視頻、火山小視頻和抖音短視頻,西瓜視頻对应了PGC生产方式、后两者对应了UCG生产方式。

在具备了今日头条的接口便利、流量加持,同时在PCG生产中积累了一部分播放制作资源后,西瓜視頻本身的产品调性来看,通过直播业务提高用户粘性不失为一条明路。从流量上,头部主播的加盟可以为直播平台带来大量用户流量;从产品运营上,相对于之前单纯PCG的生产模式,西瓜視頻作为直播平台对运营活动的可操作性更强;最后的落脚点是,大量用户流量和灵活多样的产品运营策略将带来更多营收。

遊戲直播則是直播業務中一大重頭戲,可再進一步說,目前遊戲直播上最受歡迎的遊戲,《英雄聯盟》《王者榮耀》《絕地求生》等熱門遊戲都大多數和騰訊有關系。

在直播行業中,目前騰訊包攬三大直播平台,除了自家的企鵝直播,騰訊在2018年對鬥魚、虎牙兩大直播平台分別以4.6億、6.3億融資占股。根據財報顯示,虎牙直播平台中騰訊的股份占比達到了34.6%。

和去年的“头腾大战”相比,现在两方的战火正在蔓延到双方的核心业务,少了很多的唇枪舌剑,但多了一些真刀真枪的针锋相对,腾讯阻击西瓜視頻,意图打压其直播业务;而头条系的主力军“抖音”则在18日发布了首款自研游戏《音跃球球》。

也許頭條和騰訊的戰火已經蔓延到了內容層,但從更高的層面上,就以騰訊此次勝訴和公告,有更多的意味在內。

直播的版權之爭

這次騰訊在直播版權上的勝訴意義可謂重大。法制日報認爲“作爲針對中國遊戲直播平台的第一個知識産權禁令,上述裁定對遊戲直播領域的版權保護有示範意義。”

遊戲直播到底算不算侵權?這在之前也是一個爭議。

從內容生産的角度上,一些學者認爲遊戲直播實際上是對遊戲內容的再創作,直播當中再創作的成分對于界定是否構成遊戲著作權的侵犯很難界定。這個觀點認爲網絡主播創作直播內容,的確是以遊戲內容爲基礎,但是在這個過程中,主播的才藝、技巧、言行、談笑等內容也構成了整個直播産品的生産,遊戲內容和遊戲過程僅僅是直播的一部分,主播在直播過程中的創作也占了很大一部分。

從內容消費的角度上,直播的受衆不是玩家,而是觀衆,消費內容實際上是不同的。如果單獨分解一個遊戲的消費內容,可以分爲遊戲玩法、機制交互、社群社交、動態畫面和靜態美術、音樂音效等,其中遊戲玩法和機制交互是最爲主要、也是最爲核心的部分。然而,在知識産權保護中,玩法和交互的保護暫時是沒有定論的。而直播過程中,觀衆主要消費的是靜態美術和動態畫面,甚至連音樂音效在一些的直播過程都是缺少的。

从产品传播的角度上,直播实际上在某种意义上是对游戏的宣传、传播,这反而是有利于游戏产品的盈利。尤其是在最近两年,很多独立游戏、单机游戏和小众游戏能够传播出去,很大功劳是得益于直播,例如《太吾绘卷》《中国式家长》,甚至是《绝地求生》。而这一点也成为了西瓜視頻方面的辩解:字节跳动方面提出,直播并不会给游戏带来负面影响,反而会使游戏直播的观众转化为游戏玩家,增加游戏的知名度和收入。

在這些爭議之中,騰訊以版權爲武器來阻擊頭條誠非易事。字節跳動方面,除了對上述對遊戲直播所包含的著作權問題存在爭議、直播不會給遊戲帶來負面影響兩個方面,還曾指出:“國內直播平台進行《王者榮耀》直播的至少還有17家,騰訊方面沒有對這些平台的直播行爲去積極行使權利,甚至是怠于行使權利,不符合保全的緊迫性。”頗有一種委屈的滋味。

不過,不管這次版權糾紛是否屬于“頭騰大戰”的升級,這次版權糾紛爲直播市場未來發展指明了一些方向。

直播版權的歸屬和行業洗牌的前夕

在這次裁決中,廣州知識産權法院的觀點主要包括以下幾點:

1、通過騰訊提交的證據表明,《王者榮耀》的著作權穩定性較高。騰訊在遊戲研發測試、運營推廣等方面付出了巨大的投入

2、《王者榮耀》用戶協議中表明,用戶不得將遊戲賬號以任何方式提供給他人使用。包括了直播、錄制和傳播。 

3、西瓜視頻在《王者荣耀》的直播行为,包括主播招募公告、利益分成、直播預告,以及对《王者荣耀》主播排行和点评、打赏,开设直播窗口,组织主播进行游戏直播,为用户观看这一直播提供购买虚拟产品服务。

4、騰訊擁有遊戲直播平台,對其享有著作權的遊戲進行直播運營,因此,字節跳動方面與騰訊雙方還存在經營競爭關系。

5、“西瓜視頻”未经许可使用《王者荣耀》游戏内容进行商业性直播,很大程度上得益于《王者荣耀》游戏本身精良的游戏设计、庞大的用户群体和广泛的知名度。

總之,法院判定陽光文化等三方被告的上述行爲可能損害騰訊權益,攫取《王者榮耀》遊戲的直播市場和用戶資源,違反誠實信用原則和公認的商業道德。並裁定上訴三公司立即停止《王者榮耀》遊戲直播,自2019年1月31日開始執行,期間不影響其爲用戶提供余額查詢及退費等服務。

本次裁決的指導意義主要集中在兩點,第一是遊戲運營權進入到司法具體考量當中。一般意義上,遊戲産品的版權大多都是將遊戲內容分化爲各要素作爲維權要素,比如說包括遊戲logo、遊戲地圖、遊戲場景、遊戲人物形象設計等美術視覺元素;遊戲主題曲、遊戲場景音樂、遊戲技能音效等音樂音效元素;遊戲劇情文本、角色對話、解讀說明等文字文本元素。

但在這次案例中,騰訊提交的證據還包括了《王者榮耀》的遊戲代理及維權授權書。這是少有的將遊戲代理及運營權利考量到具體的知識産權案件實踐中。

第二點則是從法院對遊戲直播行爲定性來看,明確了直播平台在沒有獲得授權的情況下,不能進行遊戲直播業務。作爲先例,這種判決爲之後遊戲直播侵權提供了一定司法判決參考。

而騰訊的公告從市場主體的角度上更說明了問題:

遊戲內容與遊戲直播內容存在天然的版權關聯,作爲直播行業及其衍生領域的內容提供者,騰訊承擔其遊戲內容合規運營責任的同時,也有責任推動基于騰訊遊戲畫面的直播內容和授權的規範化。

需要強調的是這份公告是適用于“所有基于騰訊所運營遊戲組織、制作、發布直播內容的平台、機構和主播。”《王者榮耀》《英雄聯盟》《絕地求生》《地下城與勇士》《穿越火線》這些因爲玩家基數大、主播數量多、直播內容豐富的遊戲,如果沒有騰訊的授權,任何平台對于這些遊戲的直播內容都可能有侵權風險。

不管是從這次廣州知識産權法院的裁決、還是遊戲直播版權“大戶”騰訊的公告來看,直播行業在經曆了萌芽、壯大和去年的資本洗牌和政策監管規範之後,可以預見的未來中,直播産業鏈的版權授予將成爲直播行業下一步發展的方向。

相關內容
  • 網絡部
    肖先生